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州地方志 >> 人文历史 >> 民间传说 >> 正文
敖东城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1-8-3 16:12:05   点击数:4274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敖东城的传说

    长白山有一条支脉,叫牡丹岭,牡丹岭上流出一条牡丹江,在牡丹江边有一座古老的城垣,叫敖东城。早在一千三百年前,它曾是唐朝渤海王国的开国都城,兴盛一时,后来由于都城迁移,那里渐渐荒芜人烟变成一片废墟了。

    不知过了多少年,才有一些人家搬到这古城周围居住。

    城内有一口古井,水特别清,喝着有点甜味,人们管它叫甜水井。人们还时常在夜里听到井内发出叮呤铛啷的声音,象敲打乐器一般悦耳。还不时五颜六色的光亮从井内射出,象节日的焰火一般耀眼。

    看到这奇妙的景象,人们都是纳闷。有人说大概是妖精;有人说也许是宝贝。白天,有些人到井边察看,井内除了水什么也没有,只有井边空旷的废墟上,有一只金黄色的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雏,叽叽喳喳跑着,叫着,活蹦乱跳,非常快活。这群鸡转转悠悠,总也不离井边。这城里城外,没有多少人家,谁家的鸡,谁家的鸭,人们都认得。只有井边这群鸡,不知是哪里来的。

    有一天,几个年轻人问九十九岁的关大爷,为什么井内有声、发亮,为什么有一群来历不明的鸡。关大爷说:“常言道,吉地祥光照,福门瑞气生。这老城,当年是国王居住的地方,是块宝地。那金黄色的鸡群,是金银财福,受日精月华之灵气,而显现之形,这是祖先天之灵保佑,给我们造的福,我们才能安居乐业。”

    有个叫张三的渔夫,好吃懒做,爱占便宜,他得知这井里有宝,就暗暗打了个坏主意掏井挖宝,占为己有。

    在一天夜深人静时,他一个人悄手悄脚地到了井边。一柳罐接一柳罐地淘哇,淘哇,天快亮了,还没淘完。

    第二天夜里,照样又淘,接连又干了五六个通宵,累得筋疲力尽。他忽然发现井水仍旧在原来的高度,张三气得嘟嘟囔囔直骂。

    这些天来,有人发觉张三白天不去打鱼,一到夜里就偷偷摸摸地到井边转,好象干什么。人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关大爷。关大爷猜想,这张三可能要独占财宝,这不就破坏了乡亲们的福气吗?为保障大家的幸福生活,关大爷找到张三,开门见山地说:“老三哪,这些天你不去打鱼,一到天黑就在井边打转,咱们都是乡亲,那伤天害理的勾当,咱可不能干啊。”

    张三嘴里说不干那好事儿,却瞪着眼睛想主意,忽然,计上心来,他想,井下一定有泉眼,什么时候也淘不干。反正宝贝在井里,干脆下水去捞。

    天又黑了。打鱼的会水,心中有底,加上张三贪财心切,急急忙忙地顺着井绳下到井底,水不深,刚刚齐胸。他摸呀,摸呀,左一把,右一把,前一把,后一把,不知摸了多少把,啥也没摸着。正在灰心时,突然脚下踩着一块硬东西,他弯下腰,伸手一摸,在泥里有块不大的石板,他暗暗高兴,就使足了全身的劲,把它掀了起来,就在这时,铛啷一声巨响,震耳欲聋,闪电般的光照得他眼花缭乱,一个趔趄,呛了一口水。等他站稳当了脚,定了定神时,眼前一片漆黑,再顺手向水下一摸,除了泥砂,别的啥也没得着。他只好十分沮丧地顺着绳子爬上井口,回了家。

    从那以后,人们再也听不到悦耳的音响,看不到那奇异的光了。

    灾难从天降到敖东城,连续三年的大旱,天地干裂、禾苗枯萎、江河缺水、不见鱼虾,人们吃草根树皮挣扎着过活,不少人抱怨张三财破了大家的福。

    这一年可让乡亲们盼来了丰收年。一年秋日的傍晚,漫天霞光,田野里人们高高兴兴地牵牛而归,牡丹江上回荡着悠扬的渔歌。张三一条鱼没打着,耷拉着脑袋,拎着网,沿着江边往家走。走到城墙角下,忽见一只金黄色的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雏,叽叽喳喳地叫着。张三一愣,心想:“这深秋季节,不是孵鸡的时候,哪里来的鸡崽?这不就是在井边间岛的那群鸡吗?”想到这里,他迈开大步就去抓鸡,老母鸡在前,小鸡在后,连飞带跳,就是抓不着。张三撒开手中的鱼网鸡群扣去,叽喳一声尖叫,一只小鸡雏扣在网下,他一把捉住了那只小鸡雏,刚刚到手叫了一声,再一看竞成了一个金元宝,等他转身再去追那鸡群时,早已无影无踪了。

    张三得了这么一个铮明通亮的金元宝,心里非常高兴,得意忘形地嚷道:“张三爷发财喽……”话音未落,张三被石头绊了一跤,不偏不斜,正好摔倒在一块卧牛石上,把额头碰了一个小口,鲜血直流,晕了过去。

    一个牧童经过这里,见张三倒在卧牛石上,以为他累了,在那里睡觉,走到跟前一看,头破血流,便赶紧唤来了乡亲,把他抬回家去,他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个金元宝,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叨念着:“我……发,发财了……”

    打那以后,张三每天晕晕沉沉,卧床不起,不能下水打鱼了。独身一人,一病倒连饭都吃不上了。关大爷看他可怜,就到他家,不分黑夜白天地照料他。

    张三从打病倒后,正好经过九九八十一天,金元宝发光了,家中能变成钱的家当也都卖了,好歹算能起炕了,可浑身无力,啥活也干不了。

    乡亲们看张三病成这样,产生了怜悯之心,东邻送来米,西邻送些菜,有的送只鸡,有些送些蛋。张三眼含热泪,对乡亲们说:“我对不起各位父老兄弟。这场病是对我贪心的惩罚,以后我再也不干一点伤天害理的事了。”张三病愈后,又重新操起了鱼网,开始了新的生活。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