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州地方志 >> 文章中心 >> 理论研究 >> 正文
志、鉴文稿常见问题剖析及对策
发布时间:2011-8-23 9:00:33   点击数:3065   作者:房国良   来源:本站原创
 

志、鉴文稿常见问题剖析及对策

房国良

 

2008年,吉林省全面启动县(市、区)级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工作,这是法律赋予地方志工作机构的重要职责,是新时期党和政府交给地方志工作部门的一项经常性、常期性任务,做好这项工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经过三年努力,全省各县(市、区)已陆续出版了首部或多部地方综合年鉴,为弘扬先进文化,传播地情信息,保存历史资料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本人有幸参与了《敦化市志》续编和首部《敦化年鉴》(创刊号)编纂筹划、组织、总纂的全过程以及第二部《敦化年鉴》(2010)总纂工作,在对各承编单位报送的志、鉴文稿审查修改过程中,发现部分单位报送的志、鉴文稿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不仅拖累和阻碍志、鉴编纂进程,而且严重影响志、鉴编纂质量,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并及时予以引导和纠正。现将有关问题整理归纳为十一个方面作以简单剖析,不当之处,敬请各位同行赐教、斧正。

一、概念模糊

在志、鉴文稿中,经常会看到全市、全县、全镇、全乡的概念,按照汉语词典的解释,“全”字的涵义是指全部、全体、全面,即各个部分、各个方面的总和,是完整无缺的。那么全县(市)或全乡(镇)的概念就应该是指所辖行政区域的全部,不应有大的遗漏。但在某些志、鉴文稿中对这一概念的应用却时常出现指代不清、模棱两可、词不达意的现象,这种错误较多的出现在农、林、牧业部门的文稿中。例如:某局、某乡在入鉴文稿中写全县、全乡林地面积时,仅仅写的是县属地方林业和乡属林业用地面积,而把占据重要地位的驻区省、州直属国有林业用地刨除在外。某局在入鉴文稿中写全县中药材种植、特种动物养殖数量时,仅仅写了乡镇农户种植、养殖数量,而把辖区内国有林场、农场、鹿厂均刨除在外。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错误。究其原因,是由于延边地区的农、林、牧业涵盖范围广,涉及部门多,而撰稿人习惯于从本部门的管辖权限范围出发,把本部门管辖的权限范围视为全部,在每年的工作总结或报告中都用这种称呼,因为业内人所共知,并没有人产生异议。但是编纂公开出版的年鉴或志书时,读者范围涉及各行业、各阶层方方面面的非业内人士,这种模糊概念常常会使广大读者产生误解,是绝对不可以使用的。如果所述全县或全乡数据仅指地方管辖部分而非行政区域全部时,应当在全县或全乡后添加限定词语,如“全县地方林业”、“乡属林地面积”。或用夹注的方式加以注释,如(不包含国有林场、农场、鹿场)。在志、鉴文稿中,作为概括性语言的“全”字使用频率极高,出现以偏概全的机率也最大。以上只是简单列举一、二实例,实际上此类概念模糊的问题涉及人口、资源、产值、收入等许多方面,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失误,需要志、鉴撰稿人和编辑人员高度重视,引为警戒,尽量避免此类错误的出现。另外,这种以偏概全的模糊概念隐蔽性很强,编辑人员如果没有一定的经验积累很难发现其错误。因此,选用素质较高的撰稿人,搞好编纂前的的培训、引导和规范,就显得尤为重要。

二、概念混淆

在县级地方志或地方综合年鉴编纂中,本地资源概况是必须记述的内容之一。在涉及林地资源的记述中,经常会遇到“林业经营用地”、“林业用地”(简称林地)、“有林地”等多个概念,其涵义是完全不同的,撰稿人如果缺乏必要的行业常识,不熟悉业务或疏忽大意,就会出现张冠李戴,造成概念混淆的错误。如某乡(镇)在记述本乡(镇)土地资源时写到:“全乡有林地面积xx公顷,耕地面积xx公顷,草地面积xx公顷。”咋看,句子中并无任何毛病。仔细琢磨,发现此句子犯有概念混淆错误。因为在林业用地面积中,包含有林地、疏林地、灌木林地、未成林造林地、苗圃用地及无林地(宜林荒山荒地、采伐迹地、火烧迹地、灌丛地、宜林沙荒地)等几个涵义完全不同的概念,林地面积大于有林地面积,有林地仅为林地面积中的一部分。上文中的“有林地”并非名词,这里的“有”字仅“表所属”、“表存在”,即“有没有”、有什么,本意应指全乡有多少“林地”的意思,但这个“有”字加在名词“林地”前就变成了另一个名词“有林地”,无意间混淆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客观上起着迷惑和误导广大的作用。由此可见,在年鉴编纂的关键字段,应用概念必须准确、恰当,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行,错一字误之千里,必须反复推敲,慎之又慎。在志、鉴撰稿中,容易混淆的概念还有国内生产总值(地区生产总值)、国民生产总值、国民生产净值等等相近或相关的概念,必须慎重把握。

三、逻辑错误

所谓逻辑,就是客观规律性。在年鉴编纂中,编者的思维和语言运用必须符合逻辑,否则就会出现表述问题秩序混乱,颠三倒四,让读者感到迷茫,甚至产生猜疑和误解。在笔者参与审阅的志、鉴文稿中,经常出现的逻辑错误主要有叙述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违背规律,隶属关系颠倒;思维不严谨,前言不搭后语等等。

1、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在某市林业局入鉴文稿【森林资源】条目内容中有这样一段记述:“2008年,市林业局林业用地面积190 000公顷,占总面积的43%,其中有林地面积220 000公顷,占林业用地面积的78%”。很显然,这是一个违背逻辑关系的病句,因为其中的有林地面积远远大于林地面积,这是说不通的。经编者分析查证后改为:“2008年,市林业局管辖林业用地面积290 196公顷,占经营总面积(437 217公顷)的66.4%”,其中有林地面积226 410公顷,占林业用地面积的78%”。修改后逻辑关系理顺了,数字更精确了,使读者看着顺畅,一目了然。

2、违背规律,隶属关系颠倒。在某市团委入鉴文稿【学少工作】条目内容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团市委在全市学生运动会上进行全市学校系统表彰,授予xx小学少先大队等6所学校优秀少先大队荣誉称号”。 显然,这也是一个违背逻辑关系的病句,读起来也十分别扭。其一是表彰主体和受表彰客体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其二是场合与形式、内容不协调;其三是将隶属关系搞颠倒了。经编者分析查证后改为:“团市委利用全市学生运动会之机进行全市学少工作表彰,授予xx小学等6所学校少先大队为优秀少先大队荣誉称号”。这样一改,逻辑关系就理顺了,句子也通顺了。

3、思维不严谨,前言不搭后语。在某单位入鉴文稿【举办新春彩灯展】条目内容中有这样一段记述:“2009年新春彩灯展经过两个月的组织和筹备,投资70余万元。灯展于2月份顺利开展,历时18天”。显然,这是一个逻辑关系模糊的病句,让人感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一是组织筹备与投资70余万元看不出有什么必然联系;其二是时间概念模糊,搞不清灯展起止时间。经编者分析查证后改为:“2009年新春彩灯展经过两个月的组织和筹备,于2月中旬顺利开展,元宵节后结束,历史18天。 参与单位100余家,投资总额70余万元”。修改后,灯展起止时间基本明确,因果关系顺理成章。

四、数据错误

在基层单位报送的志、鉴文稿中,数据错误占有较大的比重,特别是一些重要数据出现差错,对整部志、鉴在读者中的印象将会产生极坏影响,绝不可等闲视之。志、鉴文稿中的数据错误通常有以下几种表现:

1、子项相加大于总和(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

2、子项相加小于总和(个别情况下允许存在)。

3、小数点错位造成数值变大或变小。如:某市水资源总量为35亿立方米,因误加小数点变成了3.5亿立方米,一点之差,相差十倍。

4、抄录、打字时疏忽大意造成数字“变异”(出现较多的是38相互替代)、“缺位”或“多位”。

5、数值后计量单位标识错误。如:把用整数表示的全市48万人漏掉“万”字变成了48人,把用精确数字表示的483 929人误加“万”变成了483 929万人,一字之差,相差万倍,其结果可想而知。

6、计量单位换算时疏忽大意导致数据错误。如:将非法定计量单位“亩”按规定要求改为“公顷”时,更改了单位没改数字或更改了数字没改单位都会导致数据错误。此外,亩与公顷的比值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期不尽一致,进行换算时必须进行认真查证。

五、数据不一致

在志、鉴编纂中,同一组数据在不同地方出现时,偶尔会遇到数据不一致的情况,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同一组数据在文字和表格中数字不一致(这种情况在许多部门志、鉴文稿中都曾经出现过)。

2、同一组数据在不同条目中出现时数字不一致(多出现在乡镇报送的入鉴文稿中)。

3、业务主管部门数据与统计部门数据不一致(多出现在乡镇和农业部门报送的志、鉴文稿中)。

4、主要数据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计算增长幅度时,两个年度的可比性数据存在差异(表现在当年增长幅度大于与上年年鉴数据的比值)。

六、标点符号应用不当

标点符号的应用是否规范,是影响志、鉴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志、鉴编纂中,使用较多的标点符号有句号、逗号、顿号、分号、冒号、引号、括号、连接号、间隔号、书名号等。志、鉴文稿标点符号应用错误或不规范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不加区分连续使用逗号。按照行文规则,一句话完了用句号,一句话中间的停顿用逗号。所以句号和逗号的使用范围最广,频繁最高。在部分志、鉴文稿的个别段落中,存在不加区分连续使用逗号,甚至“一逗到底”的现象,使文稿看起来冗长、杂乱、缺少层次感。

2、逗号、顿号、分号、句号应用混乱。在志、鉴文稿中,顿号的应用一般限于句子内部并列词语之间的停顿,如并列出现的人名、地名、单位名、物件名等。某些看似具有并列关系的句子并非词语,中间的停顿不宜使用顿号,如:“全市肉类总产量34148.06吨,其中猪肉12539.10吨,牛肉16581.10吨,羊肉994.15吨,禽肉3047.80吨,犬肉295.50吨”。 某些志、鉴文稿句子中存在用顿号取代逗号的错误,应当改正。分号的应用在志、鉴文稿中一般限于复句内部并列分句之间的停顿,如:“2008年,全市农村经济总收入42.13亿元,比上年增长10.1%;农民人均收入5816元,比上年增长13.6%;粮食产量35.4万吨,比上年增长4.5%”。这是最常见的复句内部并列分句形式,三个分句之间必须使用分号,否则就会割裂三者之间的联系。某些具有并列关系的类似分句,因其结构简单,中间的停顿不宜使用分号,如“全市草场资源面积19.20万公顷,划分为五个草场类型,其中林下草场5.80万公顷,疏林草场0.77万公顷,灌丛草场2.00万公顷,草甸草场1.43万公顷,沼泽草场9.20万公顷”。此句子中间的停顿不使用分号而是使用逗号,看起来更加简便、顺畅。笔者在审稿中还发现个别文稿字段中,存在复句内部各分句之间夹带句号的错误,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3、引号、书名号应用错误。按照特定规则,行文中引用图书、报刊、文章、文件、报告、法律规章等名称用书名号(如《吉林省地方志事业发展三年规划》),行文中直接引用原文和具有特殊含义的词语用引号(如“图洽会”、“东博会”)。在志、鉴文稿中存在许多用引号取代书名号和滥用引号、书名号的错误,必须给予及时纠正。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证书不是书,不宜用书名号。领导即席讲话不宜用书名号。本地召开的会议一般不加引号。

标点符号的应用具有特定规则。在年鉴撰稿中,一句话完了用句号,一句话中间的停顿用逗号,句子内部并列词语之间的停顿用顿号,复句内部并列分句之间的停顿用分号,总说性话语后边表示引起下文的分说用冒号,行文中直接引用的部分和具有特殊含义的词语用引号,行文中注释性的部分用括号,两个相关的名词构成一个意义单位中间用连接号“—”,相关的时间或数目之间用浪文“~”,书名、篇名、报纸名、刊物名、文件名、报告名、法律与规章名等用书名号。这些最基本的规则作为年鉴编辑和撰稿人必须熟悉并牢记在心,通过经常温习和钻研,不断积累经验,才能逐渐理解掌握其中的技巧。

由于志、鉴体例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在标点符号的应用上具有一些不同于常规用法的特定要求。例如:标点符号的应用应遵循一定规律;同一部志、鉴文稿中标点符号的应用规律应保持通篇基本一致;不同段落同一类型的句子尽量使用相同的标识习惯。总之,就是要求整部志书或年鉴在标点符号的应用上保持连贯性、前后一致性。目的是让广大读者读起来顺畅,看起来舒服。

七、用词不当

各种词汇都具有特定的用途,不可以随意乱用。如表述各种会议时应当用“召开”,表述各种集会、仪式、庆典、演练、纪念活动时应当用“举行”,表述各种运动会、博览会、音乐会、演唱会、报告会时应当用“举办”,表述各种学习班、培训班、辅导班时用开办,表述上级机关考核下级单位工作时用“检查”, 表述上级机关考核下级干部时用“考察”,表述上级领导下基层了解情况时用“视察”、“调研”等等,然而笔者发现,在入鉴文稿中存在许多用词不当的现象,如:“xx市政协举行xxxx次会议”、“xx单位组织召开xx运动会”、“召开xx演唱会”、“xx市长下基层检查工作”等不恰当用词。虽然并无大碍,但作为公开出版物必然有失文雅和水准。在志、鉴文稿中,容易混淆的词汇还有召开与召集、收集与搜集、集市与集会、活动与行动、举行与举办、开办与举办、学习与培训、指导与辅导、考察与视察、检查与监察、考试与考核、发展与进展、展览与展出、机关与部门、部门与单位、农业与农村、农民与农户等等,看似相近,实则大不相同,需要认真斟酌,慎重对待。

八、缩略语、特殊用语缺少注释

在志、鉴文稿中,经常会遇到缩略语、特殊用语,例如: “一站式”办公、“一线工作法”、“二化一放”、“三权分离”、“三清两建一公开”、“四个面向”、“四种经济类型区”、“五老”、“五讲一争做”、“六清六建”、“六大工程”、“七通一平”、“十大员”、“春片”、“夏花”、“秋片”、“国退民进”、“敦化精神”、“延龙图一体化”等等,几乎每篇文稿都或多或少的出现过缩略语、特殊用语。按照志、鉴类书刊编纂的有关规定,此类用语在文中首次出现时必须采用夹注或尾注的方式加以注释。然而,笔者粗略统计,文稿中大约有近半数的缩略语、特殊用语没有注释,给读者了解详情带来了很多不便。对此,志、鉴撰稿人和编辑人员都应引起重视,在今后的工作中弥补这项缺陷。

九、条目标题偏离正文

在入鉴文稿中,条目标题偏离正文内容的屡见不鲜,主要表现为:1、标题过大、过于笼统,缺乏专指性。2、标题以偏概全,与正文记述内容存在较大差别。3、标题游离正文内容之外,两者基本不相干。

十、内容重复

内容重复主要出现在入鉴文稿中。编者在审稿时发现,个别撰稿单位上一年入鉴内容在本年度入鉴文稿中又重复出现,按道理应坚决予以删除,但经核实确认是上一年度存在失误,本年度可以保留。另一种情况是,一件事情在两个单位的年鉴条目中同时出现,经核实为两个单位共同承办项目,编者选择将主办单位重点记述,联办单位简述或略去。

十一、篇幅过长或过短

某些部门入鉴文稿篇幅过长。按照县(市)级综合年鉴全篇控制在50万字以下要求,全市既定撰稿单位在140家左右,如果部门入鉴文稿篇幅过长,势必造成整部年鉴的篇幅过长,不够精炼,编纂时必须适当控制篇幅,删减不必要的、重复的字段和内容。如某街道办事处入鉴文稿长达二万字,大大超出预想,编者果断采取精简、合并、删除三项措施,将其原有篇幅削减50%。而个别单位入鉴文稿不足150字,显然不能反映全面工作情况,需提请和指导其适当补充内容。

笔者认为,按照县(市)级综合年鉴编纂实际情况,编者对各撰稿单位入鉴文稿篇幅应设定一个大体的范围,如:职能业务单一的小单位控制在3001000字(最小篇幅不能少于300字),一般单位控制在10003000字,职能业务较多的大单位控制在30006000字,农业、工业、城乡建设、交通、商贸、教育、文化、卫生等重点篇幅控制在600010000字,最多不超过15000字。以防止有些单位不加节制的任意发挥,保证整部年鉴篇幅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解决问题的基本对策

以上问题的产生,表现在字里行间,根源在人,解决问题的关键也在人。

(一)注重撰稿人员的选配。一部志、鉴编纂质量的高低,关键在人,在于撰稿人的素质和责任心。只有选用那些熟悉本部门基本职能和业务流程,具有一定的文字综合能力和较强责任心的人担任撰稿人,才能保证其报送的志、鉴文稿达到规定的要求。从笔者审阅过的志、鉴文稿看,质量差别极大,有些文稿报上来时已基本成型达标,有些文稿报上来后须经过编辑适当修改完善即成型达标,有些文稿报上来后必须经过大量修改、调整、补充、复审、再修改之后方可成型达标,少数文稿报上来时属残次品,无论是体例、结构、内容、语言各方面均相差甚远,几乎要全部废弃重写。四种类型文稿整体为橄榄形,中间大,两头小。笔者分析产生上述差别的原因,主要是撰稿单位选配的志、鉴编纂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甚至有个别单位临时找一个“闲人”应付差事,试想一个对本部门职能业务生疏、文笔较差、责任心不强的人如何能写出合格的志、鉴文稿。

(二)切实搞好撰稿人员的培训。由于对各单位撰稿人员的选配地方志部门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但又要保证志、鉴编纂的质量,争取出上品、出精品,那么在志、鉴编纂过程中对基层撰稿人实施有效的业务培训和技术指导就显得尤为重要。笔者认为,对基层撰稿人进行业务培训应以志、鉴编纂基本常识、行文规则和实用技术为主,让每个撰稿人经培训后,切实掌握志、鉴编纂的体例、结构、语言、格式、内容、文字等应用规则和技巧。对关键问题要重点阐述,提高撰稿人的认知度和熟练应用程度。为保证培训效果,不宜采用“以会代训”的的培训方式,因为这种会议的主题是动员、部署,参会对象主要是针对各单位领导,提高认识,明确任务,落实责任。由于时间、场合吧、内容等局限,具体撰稿人参加的数量不多,培训往往流于形式,起不到应有的效果,还是以组织专门的培训为好。

(三)制定落实志、鉴编纂规则。为使志、鉴编纂工作有所遵循,县(市)地方志部门要认真制定好符合本地实际的、简便易行的志、鉴编纂规则,并发放到每个撰稿人手中,使每个撰稿人在撰稿过程中有所遵循,遇到疑问时可以随时查阅、借鉴、运用,尽量减少撰稿中的失误。